2019的闲言碎语

回顾总是有种从时间线开始的惯性。2019 年开始于天津不好吃的本地餐厅,结束于一顿火烧云不好吃的外卖。如同不好吃的饭,其实这一年经历的过程也算不上顺遂心意。

平行的工作线

年前的两个月忙着做实验室的项目,年后开始准备实习的事情。我常说自己足够幸运,在应该做某件事的时候就去做了这件事,这样尽力就好。但这也只是在事后对于自己的些微自嘲而已,我还是改不掉过分焦虑的坏毛病。正如高考前失眠,考研前默背政治到半夜,准备实习的我还是经常会自己一个人默默焦虑地胡思乱想到失眠。

中间经历了其实不算多的面试,因为想要投的岗位对口的其实并不算多。在实验室的经历让我走了一条和别的同学不太一样的岗位,得益于平时的兴趣比较杂比较宽泛,算是很幸运的拿到了实习岗位。其实回顾来看,最后的结果其实是超乎于我自己意料之外的,因为入职后见过身边远远优秀与我的同学太多。

如果对当前的选择感到迷茫,不如找一个能看清方向的人交流,远比自己尝试碰壁或者和同类人无效讨论要有效得多。希望自己能在以后的经历中谨记住这一点。

工作了三四个月,回顾下其实觉得收益到最多的反而是工作方式。很多时候,我们抱怨工作枯燥,内容无趣。但总是会有人能从这些枯燥的工作中提取出更有效的东西,提高自己的效率,提高自己的思考深度,这让我真切体会到平凡和优秀的区别。说和做,差的总是很远。

后面回到学校准备毕设中期,除了完成一篇自己之前觉得有点难度的水论文,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波澜。

平行的生活线

对于个人生活来说,19 年真的是很重要的一年。不同于工作上能够絮絮叨叨说出个所以然,对于我来说,生活是由一个个或难忘或开心或感动,也或是平凡幸福的时刻组成的。很多个这样的时刻会慢慢沉淀成一种潜移默化的东西,支撑自己在各种困难的时候坚持过去。今年这样的时刻格外的多,或许因为不再是一个人的原因吧。

如果说要给自己的 2020 寄托一些什么希冀一些什么,大概还是一些意识到却没有做到的东西。

  1. 能够想到就去做,但是还没坚持做下去。
  2. 能够开始反思,但是还没及时改变。

其实如果能做到这两点,总感觉 2020 就会好。但是人总是有点惰性的,我也还是那个对自己有限悲观的人。接下来的一年,能做到一个,也足够让我满足了。毕竟,顺遂心意永远是最重要的。拧巴地生活,还不如维持现状呢。